您好,欢迎访问专家观点:反通缩将成为今年宏观调控首要任务--国经中心!

安徽快3注册邀请码

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 > >

专家观点:反通缩将成为今年宏观调控首要任务--国经中心

编辑:本站发布时间:2019-09-10 12:41:42 点击:134

专家观点:反通缩将成为今年宏观调控首要任务--国经中心 / 5 years ago专家观点:反通缩将成为今年宏观调控首要任务--国经中心6 分钟阅读路透北京1月15日 -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研究部副部长王军撰文,反通缩将成为新一年中国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如何防范经济下行与物价下行齐头并进、相互影响,如何做好价格调控并做好应对全面通货紧缩的政策储备,是2015年宏观调控新的挑战和重要任务。 文章建议,积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保持CPI温和上涨,减轻PPI通缩风险;从两大政策工具的协调配合来讲,宏观调控不能光靠货币政策单打独斗,应一改过去名义积极、实际保守的政策基调,应采取更大力度、更加全面的减税,真正体现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更加主动并且更有力度的取向。鉴于国家层面债务率仍旧安全可控,中央政府可考虑适当增加赤字规模至17,000-19,000亿元人民币、提高赤字率至2.5-2.7%左右的水平。 以下为王军提供的报告全文: 2014年的物价走势呈现一路走低的疲弱态势,通缩迹象继续加重、通缩预期不断增强。CPI持续走低,同比增速连续4个月在“1时代”运行,逐步由温和通胀转向轻微通缩迹象。PPI连续34个月创纪录持续下降,是历史上最长的一次,生产领域通缩迹象更为明显。CPI与PPI出现持续39个月的史上最长正负“背离”现象。同时,房价同比降幅略有扩大,环比涨幅有所收窄,上涨城市数量稳步减少。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暴跌、“跌跌不休”。 2015年全面通货紧缩的风险将不断加大 从当前的形势看,2015年中国经济将呈现缓中趋降、降中趋稳、稳中有进的增长态势,有效需求总体上仍将显露疲态,价格运行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综合宏观、微观以及向上、向下影响价格运行的因素来看,2015年物价涨幅收窄、下跌的压力将大于2014年。预计2015年居民消费价格CPI涨幅将继续小幅走低,落在1.5%-2.5%这一较低区间内,工业品价格指数PPI转正更是遥遥无期,其涨幅将落在-1.5%—-2.5%这一区间内,全面通货紧缩的风险不断加大。综合而言,促使2015年物价涨幅进一步回落、甚至出现全面通缩的因素较多,主要包括: 第一,总需求不足制约物价上涨,经济和货币条件均不支持2015年CPI出现明显上涨。2014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始终较大,投资和出口需求明显回落,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下降明显,工业增加值增速超预期下滑,长期积累的产能过剩矛盾短期难以有效解决,经济增长缺乏内生动力,导致GDP增速震荡下行。此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分化中复苏,中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好转有限。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经济将处于从“旧常态”向“新常态”过渡的关键时期,经济增速正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预计2015年GDP增速调控目标为7%左右,与2014年7.5%的调控目标和7.4%的实际目标又明显地下了一个小台阶。物价一般是总需求的滞后指标,因此,总需求的缓中趋降、降中趋稳将加大通货紧缩压力。再从货币条件看,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处于历史高位,M2增速预计在12%—13%之间,与前几年相比属偏低增长,因此,尽管当前货币存量较大,但2015年显然不具备物价大幅反弹所需的货币条件。相反,从趋势上看,随着总需求欲振乏力和产能过剩压力不减,预计2015年CPI走势很可能会延续2014年下半年的走势,即“台阶式”震荡下行,消费品的通缩还将进一步加剧。 第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将输入全球通缩风险。从影响2014年大宗商品下跌的诸多因素来看,美联储退出QE并将进入加息周期将使美元持续走强,俄罗斯、乌克兰、伊朗、巴基斯坦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依旧,全球需求放缓使中国、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都将实行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并未采取任何减产保价的措施等,短期内都很难出现重大改变,2015年仍将影响大宗商品市场的走势,这也就决定了大宗商品恐进入“惯性下滑”的状态,其下跌还远远谈不上结束,市场的恐慌情绪还在加重,并不排除还将进一步蔓延。因此,展望2015年,受需求萎缩和供应增加的双重打击,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预计仍将维持颓势,在低位徘徊,反弹空间不大,由此会直接影响到国内包括成品油、铁矿石、金属在内的上游原材料价格,进而影响PPI采掘、化工类工业价格以及CPI交通类的燃料价格、居住类的水电燃气价格的调整。经济运行成本下降会降低CPI上升压力,特别是油价快速下跌可能进一步加剧中国经济通缩的风险。 第三,中央“八项规定”从严实施将导致公款消费继续下降,这对物价将产生持续的负面影响。自中央实施“八项规定”等一系列整顿作风的新举措以来,中国公款消费得到明显遏制。由于公款消费受到抑制,食品、服务等价格的上涨受到明显抑制,特别是高档烟酒、餐饮等价格及高档娱乐场所的服务价格受此影响较大。“八项规定”前,公款消费不计成本、不计价格,追求奢华、高档、高端,对价格形成强有力的支撑和拉动作用。“八项规定”后,公款消费下降使房市、车市等需求有所减少,商业用房、高档汽车价格出现一定幅度理回归,短期明显降低了市场需求,压制物价上涨。当然,就长期而言,公款消费的下降实现了价格的理性回归,是市场供求关系、价格形成机制的理性回归,能更准确地反映居民消费价格实际水平,是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表现。 第四,劳动力成本上升因素对2015年CPI影响有限,将减轻劳动密集型产品特别是食品和服务价格上涨的压力。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上升较快确实对CPI有重要影响。但是,一方面劳动力成本上升早就存在,2015年劳动力价格上涨幅度可能继续有所减缓,不太可能出现成本突然大幅跃升的情况;另一方面,在上游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的年份,劳动力成本对CPI的影响明显减弱,服务项目的上涨幅度大幅低于消费品价格上涨幅度,基于此,我们认为2015年劳动力成本上升对CPI影响有限。 综上所述,2015年通缩风险已成为经济运行中最大的现实威胁,而不再仅仅是通缩迹象的问题,反通缩将成为新一年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 加强价格调控监管、前瞻性预防通货紧缩的政策建议 1.积极调整宏观经济政策,保持CPI温和上涨,减轻PPI通缩风险 以兼顾经济增长目标和物价稳定目标为特点的稳健的货币政策应当成为新常态,而不应过于频繁的左右摇摆。当前央行实行放短锁长的货币市场操作很难推动长期利率下行,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压制CPI上涨。为此,2015年应及时根据经济和金融形势的变化加强流动性管理,通过逆回购、公开市场短期流动性调节工具和常设借贷便利等政策工具,灵活提供流动性,保持全社会流动性总体宽松,保持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适度平稳增长,货币供应M2增速宜保持在13%左右,以使银行间利率维持在合理区间;尽快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尤其是要降低服务薄弱领域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减少汇率变动对物价的冲击;信贷政策应加大向民生领域、三农、战略性新兴产业、中西部地区倾斜,并不断加强对实体经济、中小企业的金融扶持。 从两大政策工具的协调配合来讲,宏观调控不能光靠货币政策单打独斗,货币政策毕竟还是总量政策,对资金定向流动很难监控,在调结构上效果有限,不宜过于细化定向到具体行业或投资项目。有鉴于此,未来应一改过去名义积极、实际保守的政策基调,应采取更大力度、更加全面的减税,真正体现财政政策更加积极、更加主动并且更有力度的取向。鉴于国家层面债务率仍旧安全可控,中央政府可考虑适当增加赤字规模至17,000-19,000亿元、提高赤字率至2.5-2.7%左右的水平,将企业和地方政府的债务逐步有序地转移到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中,进行全面债务重组。 财政政策中还有很多效果很好的结构性工具,应当适时出手,比如:给服务业减税,给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小微企业的资本支出以贷款贴息或坏账准备金补贴的方式给予支持,以定向减税、减负、贴息和财政补贴等方面的政策,给实体经济特别是“三农”和小微企业真正的实惠,等等。以推动税制改革为突破口,逐渐降低间接税的比重,建立和完善以居民财产、行为为课税对象的直接税税制,发挥税收在优化经济结构、理顺经济关系特别是中央与地方关系、提升经济发展素质、抑制地方政府投资冲动、化解社会矛盾、完善收入分配关系中的积极作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2.稳定资产价格,防止股价和房价出现自我强化的大起大落 2014年两大资产市场走出了冰火两重天的巨大反差行情。毫无疑问,未来稳增长和调结构都需要重视发挥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独特作用。当前需要防止的两个倾向是:一是不顾复杂多变的经济基本面和仍然孱弱的微观企业业绩,对资本市场盲目乐观、盲目看多而使资本市场大起之后大落的历史顽疾旧病复发,从而再次损害人气,损伤经济;二是过分夸大并自我强化“泡沫论”、“全面崩盘论”等耸人听闻的消极论调,对房地产市场过度悲观、过度看空致使房地产市场持续萧条,并引发上下游产业链凋敝、投资放缓、失业率增加乃至危及社会稳定等更严重问题的产生。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要极力呵护来之不易的繁荣局面,努力培育“慢牛”、“健康牛”,而非“快牛”和“疯狂牛”,使之保持持续的繁荣壮大,不断鼓舞投资者和上市公司对于未来经济发展的信心,进而影响和带动投资、消费增加,并推动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真正使股市释放财富效应、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 对于房地产市场而言,应着力引导楼市合理需求有序释放,尽可能延长和平缓房地产去存货的过程,让风险的释放更自然、平稳,避免房价大起大落,避免对就业和民生、地方财政及银行资产的过度冲击,减少对于实体经济的损害。为此,需要对房地产市场相关政策进行微调,加快建立房地产价格稳定的长效机制,尽快稳定并改善市场过度悲观的预期。鉴于房地产市场供过于求的现状,需转变房地产调控思路,从前期一味抑制需求、增加供给,转向适度支持刚性需求和改善型需求,适度控制供给过快增长。考虑到目前商业银行已大幅收紧对房地产的贷款业务,未来需要重视房地产业资金供给不足的问题,可考虑适当放松对于上游房地产开发的贷款,避免资金链的断裂所引发的结构性乃至系统性风险。 3.把深化价格改革和稳定物价总水平很好地结合起来 当前偏冷运行的物价有利于我国进一步深化价格改革,更大程度让市场定价。一是下决心彻底改革现行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实现由政府定价、以调为主的旧机制,向市场定价、以放为主的新机制转变。大力推进石油流通体制改革,取消对进口原油、成品油、天然气的限制。二是分步推进天然气价格形成机制改革,逐步放开非居民用气价格,对居民生活用气建立阶梯价格制度,同时要理顺天然气和可替代能源之间的比价关系,改变进口天然气价格与国内价格倒挂的局面。三是按照“放开两头、监管中间”的思路加快推进电价形成机制,积极推进发电侧和销售侧电价市场化,推动建立独立的输配电价体系,电网企业按政府核定的输配电价收取过网费。四是推动铁路运价改革提速,放开社会资本投资控股的新建铁路客票及运输价格,推动部分铁路货运价格市场化。五是全面放开药品价格,放开大部分医疗服务价格。六是加快改进市政基础设施价格形成、调整和补充机制,完善价格机制吸引社会投资进入市政基础设施,使经营者能够获得合理收益。实行上下游价格调整联动机制。 国家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城镇供水、供热、燃气、污水垃圾处理、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和处理等市政基础设施项目。 推进水价改革。在实施成本公开,严格成本监审和完善听证制度的基础上,适度调整城市公共供水价格,实施阶梯水价。全面推行污水处理收费制度,按照污染者付费的原则,扩大污水处理收费的征收范围。 4.正确引导社会舆论、引导公众对于物价上涨和资产价格波动的合理预期 当前中国正处于由经济旧常态向新常态的过渡阶段,正处于经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阶段,各种社会矛盾较多,社会公众对于价格波动非常敏感,心理承受能力依然较弱,在网络化和新媒体时代,在一些媒体和商家的炒作和推动之下,价格上涨效应传播速度快得难以想象,很容易成为引发社会不稳定的诱因。作为政府部门,面对价格波动和价格改革,需要第一时间及时应对,正确引导,有效把控,前面所提到的定期调整价格预测值就是引导市场和公众预期的重要体现。 考虑到当前社会上弥漫着对于楼市和股市截然相反的两极预期,应注意加强舆论引导,减少媒体和部分专家过度看空房地产市场、过度看多资本市场的极端炒作和报导,相关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更应及时发布与之相关的权威信息,形成良好的舆论氛围,稳定市场预期,避免两大资产市场出现价格的大起大落。(完) (发稿 沈燕; 审校 杨淑祯)
 

    本文由http://www.bojiki.com/renwen/2742.html原创,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

    下一篇:中国央行报告:进一步完善货币市场基金流动性管理框架,防范流动性风险上一篇:中国未来货币政策将保持战略上稳健与战术上灵活--人民日报海外版